贾宝玉可谓是这种阴柔美的集大成者。在曹雪芹笔下,宝玉“面若中秋之月,色如春晓之花”、“天然一段风韵,全在眉梢;平生万种情思,悉堆眼角”。 可以说,虽然审美因人而异,但在那个被儒家文化贯穿了两千多年的古代中国,白皙秀气的文弱书生,一直都是男色届的主流。

当然,这些愤怒和不齿并不能改变什么。正如一位资深投资人说的那样:不要理会中国直男在想什么,他们不懂的领域,通常就是赚钱最容易的地方。